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正面新闻 > 慈禧太后一生之中唯一讨好过的男人是谁?

慈禧太后一生之中唯一讨好过的男人是谁?

作者:草帽王 来源:八卦星网 时间:2016-12-29 14:48
导读:咸丰帝是慈禧这辈子唯一一位竭尽全力去讨好和取悦的男人,不仅仅是夫为妻纲,更重要的是他是皇权的化身,皇宫里唯一的光源。 他是她这辈子唯一一位竭尽全力去讨好和取悦的男人……

    咸丰帝是慈禧这辈子唯一一位竭尽全力去讨好和取悦的男人,不仅仅是“夫为妻纲”,更重要的是他是皇权的化身,皇宫里唯一的光源。

    他是她这辈子唯一一位竭尽全力去讨好和取悦的男人,不仅仅是“夫为妻纲”,更重要的是他是皇权的化身,皇宫里唯一的光源。六宫粉黛为博得他龙颜一悦,处处暗藏杀机,而她聪慧狡黠,曾一度宠绝后宫。他对她的宠溺和对皇权的时常缺席,无意中造成了一个弱质女流的权欲横流。

    咸丰二年的选秀

    咸丰帝被后人诟称为无远见、无胆识、无才能、无作为的“四无”皇帝,面对国库空虚、军伍废弛、吏治腐败、天灾不断、百姓起义此起彼伏、西方列强 虎视眈眈的烂摊子,他一筹莫展,干脆沉迷声色,纵欲自戕。他即位第二年就下令挑选秀女入宫,赫赫有名的慈禧便在那年成了咸丰帝的后宫新宠。

慈禧

  网络配图

    咸丰二年(1852)二月,道光帝的丧期一过,二十一岁的咸丰帝按照皇家规矩,迫不及待地进行了他新任皇帝以来的第一次选秀女,堂而皇之的理由是为了延续皇族血脉,充实后宫,实际上,最重要的是满足好色皇帝的膨胀性欲。

    瑞雪残冰包裹的北京还难得见到草长莺飞的早春景色,选自全国各地的六十位旗籍佳丽早已坐着骡车来到了京城,来自北京西四牌楼劈柴胡同的叶赫那拉 姐妹俩也在骡车队伍中紧张地等待着。叶赫那拉·杏贞和叶赫那拉·婉贞后来成为了历史上值得浓墨重彩的两个人,杏贞即中外知名的慈禧太后,婉贞即醇亲王福 晋、光绪帝的生母,但此时,她们只是来自镶蓝旗的一个四品道员的女儿。

    揭秘:慈禧太后一生之中唯一讨好过的男人是谁?(图)曾祖父吉郎阿做到刑部郎中,祖父景瑞最高任到刑部员外郎,但被牵扯进一桩户部亏空案中,父亲惠征为山西归绥道员。清朝从顺治时就规定,凡八旗人 家年满十三岁至十七岁的女子,必须参加每三年一次的皇帝选秀女。清朝满、蒙、汉各八旗,共二十四旗,内务府包衣三旗则是清室的奴隶,其秀女只能做“宫女 子”。像慈禧有这样家庭背景的女子未经选秀,不得嫁娶,而一旦选中,可以“备内廷主位,或为皇子皇孙拴婚,或为亲郡王及亲郡王之子指婚”。

    匆匆的几次见面,绝非惊艳出色的慈禧显然没有给咸丰帝留下多少印象。一连几个月了,她竟连皇帝的面都没见着。皇帝是这后宫中唯一的成年男性,可他六宫粉黛,三千佳丽,出则宝马香车,入则黄罗伞盖,到处仆从如云,如果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或是惊艳夺目的绝代佳人,成日蜂围蝶绕的皇帝哪有精力记住一个并非绝色美人的新晋佳丽。后宫妃 嫔如林,宫女如云,大家都依附皇帝为生。一朝被宠,平步青云,光宗耀祖;一旦被边缘化,只能眼见“红颜暗老白发新”,只能“一生遂向空房宿”。后宫争宠之 战风雷激荡,在这厚墙高院里没人能独善其身,生性好强的慈禧更不想坐以待毙。一个不能凭长相一鸣惊人的女子唯有通过聪明的头脑才能逆转局面。

慈禧

  网络配图

    慈禧自幼随父宦游各地,官场的倾轧、角逐,丰富了她生活的阅历;宦海中的钻营、贪婪,使她养成了阴险、狠毒的性格;虽是家中的长女,却并不受父 母宠爱,亲情淡漠、缺乏,使她势利、冷静。在这等级森严的后宫中,只有皇帝和依附于皇帝的人可以呼风唤雨,趾高气扬,其他的都必须夹着尾巴做人。

    揭秘:慈禧太后一生之中唯一讨好过的男人是谁?(图)慈禧入宫不久,家庭发生重大变故。父亲被调任为安徽宁池太广道道员,刚上任即遇上太平军顺长江而下,一路势如破竹,安徽巡抚蒋文庆被杀,惠征押 解一万两银子辗转逃到了镇江的丹徒镇,操办粮台,以待援兵。刑部左侍郎李嘉端参劾他临阵逃脱,咸丰帝一怒之下将其解职查办。惠征惊骇过度,一病不起,于咸 丰三年(1853)六月初三日死于镇江。家庭惨遭变故,在形势复杂的后宫,慈禧只能和泪往肚子里吞,现在唯一能改变她命运的只有咸丰帝。

    命运十分眷顾慈禧,圆明园本为皇家夏宫,皇帝一年难得去几次,可内忧外患让咸丰帝心烦意乱,干脆躲进圆明园寄情声色。慈禧花钱笼络了身边的宫娥 太监,并与咸丰帝身边的宣诏太监安德海搭上了线。一天午后,咸丰帝乘着御辇在圆明园漫无目的地游玩,行至一桐荫深处,清风徐来,传来一腔腔娇脆的江南小 调。

1.jpg

  网络配图

    咸丰帝知道这是新晋秀女的所在,一听这歌曲婉转,便动了风流心思,顺歌而行,来到一处宫殿,见殿内林荫夹道,花气袭人,一女子手摇折扇,细款柳 腰,正在引颈高歌。咸丰帝见她粉腮若桃,明眸皓齿,唇不点而红,眉不描而翠,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最令人痴迷陶醉。当晚,咸 丰帝对她百般怜爱。接连几天,咸丰帝都翻下了她的绿头牌。

    咸丰二年(1852)五月,秀女决选,咸丰帝收获颇丰,左拥右抱好不得意,后宫又多了四名“贵人”—兰贵人、丽贵人、婉贵人、伊贵人,四名“常 在”—容常在、鑫常在、明常在、玫常在。咸丰帝和慈禧都酷爱玉兰花,咸丰帝便封她为兰贵人,兰贵人在这些新晋女子中排行第一,她即后来名贯中西的慈禧太 后,咸丰帝把她安排进了长春宫。长春宫的正殿上高悬着乾隆帝的御笔匾额,上书“敬修内则”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告诫后宫嫔妃遵守祖宗家法,谨言慎行。咸丰 帝不知道的是,这位心高气傲的女子一旦打开潘多拉的权欲之盒,便变得“遇佛杀佛,遇魔杀魔”了。

  

分页12

推荐文章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八卦星皖ICP备14022781号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14-2016 www.baguaxing.com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