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正面新闻 > 《长城》影评:人民日报,来来来,我跟你谈谈

《长城》影评:人民日报,来来来,我跟你谈谈

作者:草帽王 来源:八卦星网 时间:2016-12-29 10:53
导读:昨天,最热闹的事,莫过于《人民日报》手撕豆瓣、猫眼。原因在于,《人民日报》冲冠一怒为《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国产片抱不平,认为它们得到的分数太低了,是为不公……

昨天,最热闹的事,莫过于《人民日报》手撕豆瓣、猫眼。原因在于,《人民日报》冲冠一怒为《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国产片抱不平,认为它们得到的分数太低了,是为不公平。

好嘛。当所有人都是傻逼。黑幕总是有的,打分存在黑手的情况也是有的。但把一部观众都叫好的影片黑成渣,却是任何一家公关公司都无法完成的任务。将一部原本就很烂的烂片,加踩一脚,分数更低一点,倒有可能。《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的打分这么低,观众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爽,《人民日报》却放着漫天的雾霾不去管,意外操心起电影打分这点小事来,倒真让人大跌眼镜。这就值得说道说道了。

《摆渡人》《铁道飞虎》我没有去看,实在提不起兴致。不过,《长城》我看了,有些话要说。

《长城》打分这么低,受到的批评如此多,真的有点冤枉。但怎么也犯不着《人民日报》再三动用自己的力量,一再洗地。难道雾霾大半个中国肆虐,真的不管《人民日报》什么事?雾霾不去管,贪腐也不管了?不仅管起了《长城》,还没完没了,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民日报》!

昨天早上,《人民日报》先是手撕豆瓣、猫眼,眼看着民情汹涌,受到一面倒的批评,大概领导也坐不住了,到了下午,“人民日报评论部”微信客户端赶紧出来发了一篇《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算是中和了一下舆论风向,好不容易掰回了一点颜面。也真是难为了卢新宁女士了,她领导的评论部擦的一手好屁股。

话说,在此前的19、20号两天,《人民日报》已经连续两天给出版面,为《长城》来做文化宣传了。19日,《人民日报》文化版动用将近半版的篇幅,为《长城》留足了空间,做了一篇人物专访《张艺谋谈<长城>——中国文化如何接入好莱坞工业》。文中张艺谋被问及“如何把中国元素镶嵌进一部美国化的电影”时,张艺谋坦言,《长城》的故事设定比较有意思,比如长城、饕餮、火药、秘密部队……很多具有中国特色的元素。”言下之意,有了这些元素,这就是一部优秀的中国影片了。20日,《人民日报》又拉一篇报道,这厮是一篇评论,标题为《把中国故事讲得更精彩》,依然把《长城》看成是一个纯正的中国故事,甚至把这个影片当成一个文化输出,公然打气道:“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路总体而言也注定是坎坷不平的,许许多多的经验需要积累,千千万万的探索需要去试错,一口吃成个胖子肯定不现实。守住初心,不急不躁,从咕咾肉、鱼香肉丝开始做起,慢慢再把红烧麒麟面、蟹肉双笋丝这样的精品往上端,中国故事一定会越讲越精彩。”

《人民日报》是国家级媒体,党之喉舌。这样一再鼓吹《长城》,真的好吗?

《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向来被称为三大报。《人民日报》为了《长城》不计余力地推广,《光明日报》也不甘于落后,也发动了宣传机器对《长城》也做了一番吹捧。《光明日报》如此洗地:“公平地说,影片的内核——信任与牺牲的价值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能找到对应的。孔子所说的‘不逆诈,不亿不信,抑亦先觉者,是贤乎’,讲的就是互相信任才能共渡难关的道理,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气节也一直为中国人所推崇。这是《长城》在儒家文化中寻到的立足点。”然后,《光明日报》还说,“这是中国导演自己拍摄的好莱坞A级制作,向全世界讲述中国的故事......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前提,是我们得有文化自信,以国际化的叙事传递独特的价值关怀。”

好嘛,《长城》到底何德何能,收到如此眷顾?难道,真的是为了景甜女神??

八卦的事,就不讲了。来接下标题吧,《人民日报》,来来来,我想与你谈谈。在手撕豆瓣、猫眼的文章中,你把《长城》想当然地当成了中国片。《光明日报》更进一步,为了证明这是一部优秀的中国片,还挖掘了一堆古书,堆砌了一堆理由。但是,事实真的就是你们说的那样吗?

要知道,《长城》的建起不是一天就完成的。早在2011年,华谊就将项目立项,并在2012年时宣布由好莱坞大导演爱德华·兹威克执导,并由兹威克长期合作的编剧马歇尔·赫斯科维兹负责剧本编写。之后,又先后宣布主演由“超人”亨利·卡维尔携手本杰明·沃克(《吸血鬼猎人林肯》)、“老白”布莱恩·科兰斯顿、章子怡主演。只是,后来,爱德华·兹威克宣布退出,张艺谋加盟,主演阵容也变成了马特·达蒙、佩德罗·帕斯卡、威廉·达福及景甜。

看完张艺谋版的《长城》,再去看下主创人员阵容时,发现在编剧栏里,爱德华·兹威克与马歇尔·赫斯科维兹依然在列。了解爱德华·兹威克风格的人,也可以很轻松地在《长城》中能够发现他的痕迹。作为导演,兹威克很擅长发掘异域文化或者边缘文化的冲突,他的代表作《光荣》是反映黑人文化的,《燃情岁月》是反应乡土文化的,《最后的武士》是反应日本文化的,《血钻》是反应非洲文化的,《反抗军》是反应希特勒治下的非主流起义的......而且,在这些影片中,往往都会有一个上帝一样的主角,形象伟岸,一身正气,担负起拯救群体文化的重任。而这一切,到了《长城》之中,依然闪烁着同样的影子。

电影无国界,不能因为有了一些中国元素就变成中国片,长城、饕餮、火药、秘密部队这些就能够说是中国片了?《末代皇帝》《功夫熊猫》《花木兰》《巴尔扎克与小裁缝》都有浓重的中国元素,而且讲的也是中国故事,难道他们就是中国片了?《小活佛》《红色角落》等讲的也是中国故事,但也不是中国片吧。《长城》是中国片,讲的是中国的故事?未必吧,且往下看。

一位白人,起初他并不高大,甚至还有着性格缺陷,后来他来到了一片异域之中,在这里,他受到了精神洗涤,思想受到冲击,并接受了异域文化。但随着他的到来,他原来的同类们也跟着来到了这片土地,并想要以暴力来征服这片异域。而觉醒了的主角,不甘心看到一个文明被摧毁,于是愤而发起反攻,率领异域民族,来对抗外来进攻。最终,在千钧一发之时,他终于完成了原本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彻底完成了精神与灵魂的救赎,树立了不朽的功业。

嗯?这个段子是不是很熟悉?对的,《最后的武士》就是这样的,汤姆·克鲁斯饰演的美国上尉,就是这样奋起反抗现代文化保护传统日本文化不受打击的;《血钻》里的“小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美国商人也是这样在非洲钻石交易过程中为拯救黑非洲完成了救赎的;《阿凡达》里的萨姆·沃辛顿饰演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也是这样在潘多拉星球上挽救了纳美人的;《与狼共舞》中凯文·科斯特纳饰演的白人军官邓巴也是这样拯救了印第安人的......

张艺谋不擅长讲故事,是人所共知的事。当他面对一个优秀的故事时,他可以改编的很好,《活着》《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归来》都有一部优秀的小说在后面支撑,最终的的效果都很棒。而面临《英雄》《十面埋伏》这样的原创故事时,张艺谋的形式大于内容得尴尬症就暴露无遗。

《长城》的故事,属于爱德华·兹威克与马歇尔·赫斯科维兹,他们尽管退出了,但他们搭好的架子,依然被保留了下来。只是,故事进行了变形而已。

在上面所揭示的白人拯救弱等民族的故事框架中,有一个公共的特点,都属于白人扮演了上帝的角色,来完成下凡拯救弱等民族的任务。这是一个白人至上的种族观,无论你承认无否,它都真实存在。而这个故事框架的最初的原型,则是摩西率领被奴役的希伯来人逃离古埃及的影子。所以,白人上帝基本上象征了摩西,弱等民族则象征了被奴役的希伯来人。

而传统的中国的英雄故事中,一个人去拯救整个民族的故事,几乎没有。远的如姬昌与姬发,再如李世民,赵匡胤,朱元璋等能够拯救整个民族的英雄,他们自身的故事都相对简单,属于自承天命自带光环,个人形象远不如他们手下的武将们更鲜明,如姜子牙、雷震子的故事就远比姬昌、姬发更激动人心;同样,秦琼、程咬金们也比李世民更为民间所喜爱;赵匡胤手下的曹彬、潘美也更为后世所知;朱元璋手下更是拥有刘伯温、徐达、常遇春这样的英雄......摩西救难的故事,实在是太少了,治水的大禹倒是有那么有点影子,可惜并没有被作为模型,复制出许多同类的故事来。

当然,摩西的故事,作为现代故事的变形,尤其作为当下电影故事中的桥段,又往往注入了新的时代特点。《最后的武士》《血钻》《阿凡达》《与狼共舞》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承担起白人上帝角色的主角,他为何要反抗自己原来所在阵营?究其原因,则是为了批评现代文明的野蛮。说到底,这些片都闪烁着左翼文化的影子,现代文明对世界的过度开发,一味索取,资本的贪婪,机器工业对传统文化的过度摧残,远远打破了自然进化的进程,破坏了自然生态的演进,阻断了传统文化的继续发展,因此,在文化层面上必须要接受审视与批判,这是典型的左翼文化的思路。但也可以是文明的反思。

说白了,由白人去做弱等民族的上帝,不仅彰显了现代文明的野蛮,也彰显了白人文化的自我反省。对于弱等民族,本质上还是一次消费,是作为白人文化的进化过程中的一个注脚。无论如何,这体现的是一种文化的反思与自省,是对野蛮文化的攻伐。但是,别管怎样,这都不是一个中国的故事。

《长城》中,身为白人的马特·达蒙从遥远的西方来到中国,原本是一心为了求财,为拿走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带到西方好去发大财,本质是一个做过从过军的贪婪商人。于是,他来到了宋朝时期的长城。(别扯历史逻辑啊,沟通中西文明交换的是不是影片中的罗马人,而是阿拉伯人,而且宋朝时期的长城也处于北方辽金的治下,没有中原人啥事,这些超级大bug就别揪了,最初的编剧是马歇尔·赫斯科维兹啊,他那懂得这个?)然后,马特·达蒙发现长城的存在,不仅是为了保护中国,还有一个重要功能,是为了保护中国人不受长城外的怪物的入侵。(好吧,这里又很像《权力的游戏》了,那里长城的存在也是为了抵抗域外的怪物异鬼的入侵。)当马特·达蒙的搭档们还想着偷走黑火药就万事大吉时,马达却被中国人的勇敢与信任精神感动了,于是留了下来,还获得了美女主公的信任,并与之一起承担起了干掉域外怪物的使命。

对于怪物,《长城》又突然有了科幻的影子。长城外的怪物饕餮尽管有一个中国的名字,但它的来源却是天外陨石的崩塌,是外星生物。好吧,如何对付外星生物?其实好些个好莱坞影片,早就提供好了答案。那就是,干掉外星的母体啊。无论外星生物有多厉害,只要干掉他们的母体,其他虾兵蟹将就会瞬间土崩瓦解。《异形》等片就是这个路数,近期汤姆·克鲁斯主演的《明日边缘》也是这个路数,《洛杉矶之战》也是这样的路数。《长城》,不过是将不同类型的影片的故事元素拼接到了一起罢了。还是那句话,无论怎么拼,都是经典好莱坞故事元素,与中国传统文化并不相干。

好在,有了张艺谋,片中的中国人看起来不像是弱等民族了。而且拥有了先进“火药”武器的中国,比西方人还要科技发达呢。但是,先进文明,却偏偏需要几个白人来帮忙,而且白人看起来也更强壮,更能打。这就是咄咄怪事了,张艺谋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掩盖这样的好莱坞经典元素的信息。还好,这里的白人不像《阿凡达》《与狼共舞》那样,白人不仅做了弱等民族的上帝,还操了弱等民族中最漂亮的女人。张艺谋没有让马特·达蒙睡成我们的女神景甜。(其实吧,吃瓜群众倒是更希望马达在片中操了景女神。)

该怎么说呢,《长城》是一个经典的好莱坞式故事,国师张艺谋只是负责把它完成而已。但是,走了爱德华·兹威克,我们的《人民日报》与《光明日报》就把它当成中国片来鼓吹了,还大张旗鼓地说这是为了推广中国传统文化。乖乖,《圣经》中的经典故事也成中国经典了。这明明是一场文化侵略啊,这是西方文化披了一件中国的外衣,宣扬的还是西方文明的价值观。究竟,怎么就变成了中国文化的输出了呢?

去除《人民日报》的宣传,把《长城》当成一个好莱坞故事去看了。毕竟,电影无国界。拂去沉渣,我们会发生,张艺谋将爱德华·兹威克留下的剧本完成的还算不错。眼下的《长城》,算得上一部中等体量的好莱坞电影,充满了套路的故事当然不会是经典,但也不算太差,打个7.3分是足够的。张艺谋配得上这个分数,《长城》的视效还是蛮棒的。但《人民日报》实在是太过于讨厌了,无形之中拉低了一些分数,所以,我给这部影片的分数是6.9。

其实,《人民日报》算得上舐犊情深吧,一心想要中国文化赶紧走出国门,在西方世界大伐四方。但是,好歹你要搞清楚你在玩的是什么吧。如果说《狼图腾》的时候,《人民日报》这样拼死了劲去鼓吹,也还说得过去。拿着《长城》这样一个经典的好莱坞故事,讲述西方经典文化核心的内容,拼死了说是中国自己的,实在是贻笑大方。不过,想想《大唐玄奘》这样的影片都能被奉为奥斯卡级别,想着去获个最佳外语片,这样思路,也是醉了。《人民日报》,还是好好管管雾霾吧,求求你了!

分页12

推荐文章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八卦星皖ICP备14022781号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14-2016 www.baguaxing.com Rights Reserved